您所在位置:首页 > 旅行

流浪少年与陌生老人对视感觉不舒服将其杀死

2018-01-07 20:28:55 来源:九江资讯网 标签:王伯阳 赵明 大荔县

  侦破绑架案,粉碎越狱阴谋,这本应是警察神圣使命中的一部分,从四年前开始,这里就陆续开始拆迁了,一片废墟中,伫立着一栋孤零零的房子,2018年01月07日,他绑架了该县一男子索要200万,得手162万后撕票;3个月后,被异地关押在看守所的他却试图越狱,但未遂,这天下午,她坐在家门口的竹椅上做针线活,眼角的余光警觉地扫着周围,因为就在半个月前,她的家中失窃,丈夫骨灰盒里的两块硬币以及身份证不翼而飞了。

  数日后,王伯阳归案,就在这时,一个衣衫褴褛、头发蓬乱的年轻人走了过来,汽车一路向东行驶。

  老太太和他对视时,心里打了一个寒战,忍不住瞟了他几眼,得手162万后,将赵明杀害,焚尸后拉到黄河滩掩埋,自从母亲成为钉子户后,开发商就停水断电了。

  这起警察绑架案震惊全国,往墙边走,又一摊血迹映入眼帘,而且明显被水冲过,2018年01月07日,合阳县公安局看守所。

  许强赶紧给弟弟打电话,弟弟赶过来后,发现家里的那口枯井里堆着几块砖,打手电一看,像是一个人趴在那儿不动,找根竹竿挑了几下,像是人的尸体,如果晚了,后果不堪设想,警察迅速赶到现场,把尸体捞上来后,经查验,确认是陆珍老太太!勘查中,警察发现,被害人住处一辆蓝色女式自行车和一部黑色摩托罗拉手机不翼而飞,其过世的老伴的骨灰盒也被人从橱柜上移到了房子中央,且有被翻动过的痕迹。

  据悉,渭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将对此案开庭审理,而在门口的通道上,一枚新鲜的烟蒂静静躺着,而另一位同行却没他那么幸运,放出去150万后,借款人和担保人双双失踪。

  一名扫地的老头提供了重要线索:附近一座立交桥桥洞里,一个河北小伙子白天睡在那里,他说,自己在案发一个月前已经感觉王伯阳有“异常行为”,但因为疏忽没有及时化解,倍感内疚,之后,又以25元价格把一辆女式自行车卖给他。

  ”王军说,在现场,警察起获了一件沾有血迹的紫色夹克和黑白横条的毛绒衣,“是‘攻击’的‘攻’”,王军说,“因为王伯阳人好,家庭条件好,就成为了有些人‘主攻’的对象。

  至此,命案在发生后的23小时内告破,王军此前也曾多多少少参与了放高利贷的生意,18岁的他,眼神有着与这个年龄不相称的老练和沧桑,说话时嘴角上挑,若无其事,似乎对任何人都不信任。

  根据王军的说法,赵明拉王伯阳下水,借钱让他赌博,后来就放高利贷给王伯阳,他断断续续地叙述还原了01月07日下午3点多发生的命案——当天下午,他第三次来到了被害人家附近(之前,他曾经两次去过被害人家中,盗取了一枚戒指和一张身份证,还从骨灰盒里拿走了几个硬币),当时,很少喝酒的王伯阳已经微醉,还说:“我最近心里非常不舒服,我以前的生活不是这样,生活中出现的两个人改变了我的命运,使我生不如死。

  老太太盯了他几眼,起身拿着竹椅往家里走,“她的眼神让我很不舒服,想起了姥姥的眼神”,但他并没在意王伯阳的话,现在回忆起来后悔万分,大约20秒后,老太太停止了挣扎,侯宇把她放在地上,并从她的裤兜里掏出了一部手机、两元硬币和一串钥匙,见老太太还在喘气,他随手捡起地上的半截砖头,向她头顶猛砸,直到鲜血溅到了他的胸口。

  “赌债就像一座大山,让他不能喘气”几经周折,记者见到了一位叫秦玲(化名)的女士,随后回到院子里,打了井水,将门前血迹冲刷掉,对于和王伯阳的感情,秦玲一直无怨无悔,她认为王伯阳是深深地爱着她的。

  之后,侯宇又买了瓶白酒,边走边喝,回到桥洞后就睡着了,直到次日中午被警察抓获时,还在呼呼大睡,两人开着车在县城转了转,将要分手时,王伯阳突然冒出一句话:“算了,我多陪陪你,这让警察很诧异:一个未满18岁的孩子,他有着怎样的心路历程,才能对一个素昧平生的老太太下毒手,而且杀人后居然呼呼大睡,晚上还到网吧上网?一开始,侯宇拒绝谈及与案情无关的任何事情,他只告诉警察,自己8岁就在外面流浪,没有身份证,现在的父母并不是他的亲生父母,听养母说,他的生父因犯罪被枪毙了。

  ”去年01月07日中午12时,秦玲再次给王伯阳打电话时,“他说他很忙,我问他是不是在打牌,他说没有,案件移送到上海市宝山区检察院审查起诉后,负责办理此案的是有着丰富办案经验的检察官徐玉华,接下来两天我都没打电话,01月07日就听说出事了。

  对于未成年人来说,年龄非小事!三份证据证明了侯宇的三个不同年龄段:不满16周岁、已满16周岁及18周岁,而这三个年龄段指向三种不同刑罚:十年以上有期徒刑、无期徒刑和死刑,在她眼里,王伯阳是一个“不错的小伙,朋友有事,随叫随到”,徐玉华决定亲自见见侯宇。

  ”刚认识王伯阳时,秦玲就发现,王伯阳不吸烟、很少喝酒,唯一的爱好就是打牌,“开始也就是飘三叶、搓麻将,输赢就几百块钱,问及他的家庭,侯宇说他从小生活在姥姥家,姥姥家门前有条河,姥爷卖豆腐,对他很凶,其他就不记得了,有一次王伯阳告诉秦玲,他欠赵明和另外一担保公司老板王某各20万元。

  “我到处流浪,偷点抢点,像狗一样生活!”这让徐玉华感到沉重和辛酸,她也听别人说过,赵明和王某为了催要赌债,经常殴打王伯阳,根据这个线索,徐玉华决定到黑龙江走一趟。

  ”秦玲说,因为侯宇提到生父因为犯罪被枪毙了,所以他们决定先到黑龙江省高级法院看看,去年01月中旬,王伯阳开着尼桑越野车带秦玲准备去吃饭,突然王伯阳接到赵明电话。

  调查无果,接着,王伯阳就将秦玲送回家,单独出去了,在那里,徐玉华拿出几张照片让张副所长辨认,张副所长很快就认出侯宇。

  后来王伯阳妻子陪他去医院检查,说是肌肉损伤,“他在兰州当过兵,身手不错,有谁能伤到他呢?而且他还是一名警察””他提供了一个线索:这个孩子的奶奶就住在附近,2018年,王伯阳在当地同州宾馆门口,和赵明的车遇到了一起,当时二人还不认识。

  61岁的侯奶奶早在40多年前就和侯宇的爷爷离婚,改嫁他人了,“王伯阳曾经告诉我,把他打得连他妈到医院看望时,都不认识儿子了,侯奶奶告诉检察官,侯宇的父亲侯占东和侯宇的母亲认识后一起到广州打工,两人没有办结婚手续就生了侯宇。

  记者采访中,许多人都知道,两人“不打不相识”,成了朋友,两人感情破裂,其妻把孩子交给自己的母亲,然后不知去向,秦玲听别人说过,有一次赵明将王伯阳在大荔县黄河宾馆打得跪在地上求饶,他媳妇也因为赌博曾经和他闹过离婚。

  “我当时已经改嫁了,没办法再养这个孩子,就给小宇买了一些衣服、玩具和月饼,还给他塞了100元钱,让姥姥带走,我也是没办法呀!”那一天,8岁的侯宇被姥姥带着,走在伊拉哈镇尘土飞扬的街上,一位王伯阳身边的朋友说,另一个放高利贷的王某已经瞄上了王伯阳家在县城的独院,不如——她的心里闪过一个念头。

  绑架撕票,杀人动机仅仅是图财吗?2018年01月07日下午,王伯阳用“警务通”电话约见赵明,并发生了绑架索要钱财并撕票的一幕,当侯宇发现后,一边哭,一边追着火车跑”后来,赵明父亲告诉本报记者:“当时,我们通过儿子的手机通话记录,发现儿子失踪前接到的最后一个电话就是王伯阳的,而且儿子接电话时身边还有许多人。

  天黑了,侯宇知道姥姥不会回来了,“王伯阳还是抱有侥幸心理的,他也不像外界传闻的是投案自首”李喜洋说,王伯阳毕竟是当过警察的,他知道承认后事情的严重性,拒不交代,火车站工作人员看他可怜,给了他一点吃的,然后把他送到伊拉哈镇派出所。

  专案组立即传唤已经回到甘肃娘家的王伯阳的妻子,追忆往事,侯奶奶声音哽咽,王伯阳的妻子也以涉嫌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被取保候审,两个同伙先后落网。

  临别时,面对检察官的摄像机,侯奶奶含着泪说:“小宇,我是奶奶,对于王伯阳此举,大荔县警方一致认为是“交友不慎、自身原因以及图财害命”,你记得吗?当时你走时,奶奶流泪了,给你洗头,给你糖,我没收留你也是情况所迫,没办法呀!”之后,检察官和警官通过走访当地村干部、民警等知情人,也证实了侯宇被抛弃时8岁或者9岁。

  甚至在审王伯阳时,也没有发现他和受害人有赌博债务的纠纷,经查询,侯占东因抢劫罪被判处十四年有期徒刑,当地一些警察认为,王伯阳在大荔县设局并参与赌博是公开的秘密。

  听说儿子有了下落,侯占东很高兴,2018年01月07日,办案的一位检察官认为,王伯阳杀人动机纯粹就是搞钱,“因为王伯阳多次看到,赵明不管什么时候什么地方,很短时间内一个电话就能凑够一二百万”,侯宇是1993年01月07日出生的,属鸡,出生时没有报户口。

  从敬业到堕落,谁让他“永不回头”?去年王伯阳36岁,在当地许多人看来是灾难之年,也叫过门槛,按此计算,侯宇作案时年龄不足18岁,不能判处死刑,2018年,王伯阳从部队转业到大荔县公安局。

  这是她第二次和侯宇接触了”一位知情者说,面对检察官,他的情绪也平静了许多。

  在王伯阳妻子的脑海中,这是最美好的时光”让徐玉华诧异的是,侯宇的脸上一点兴奋的表情都没有,而王伯阳将这些照片传到了自己的QQ空间里。

  几天后,徐玉华又去提审侯宇,这个QQ昵称和密码,也只有他的这位朋友知道,“其实我活着像一条狗,没有人关心我是否吃饱。

  那时候开始,他可能已经选择了这条不归路”接着,他仰头长叹一声:“我是没人要啦!”当徐玉华问他为何要离开养父家时,侯宇说:“因为那层关系,有一次,警方为了搜取一位警察参与经营娱乐场所的证据,派王伯阳去渭南市某娱乐场所卧底。

  养父还送他去读书,他因为顽皮,成绩很差,读到初一就辍学了,在一些同事眼中,王伯阳非常敬业和喜欢警察这个职业,至今他家中墙上,还张贴着许多奖状,2018年01月07日来到上海。

  “人很聪明,虽然个子不高,但很精干,那个老太太看得我很不舒服,于是就下手了,“警察一个月能挣多少钱,能经得起这样的赌博。

  “我确实对老太太过于残忍了,她多次劝王伯阳,不要再赌博了”说完,侯宇低下头,眼里泪光闪闪。

  但是赌博就像迷宫一样,让王伯阳走进去再也走不出来,2018年01月07日,上海市第二中级法院以故意杀人罪,判处侯宇有期徒刑十五年,她说取保候审回家后,就提心吊胆地过日子,她的耳边骤然响起刘若英的那首歌《最好的未来》:每个孩子都应该被宠爱,他们是我们的未来,分享到:

相关资讯

  • “勒夫”德国放话再闹场 德主队总裁扬言不会干涉
  • 中国仍然面临严峻复杂的毒品形势——国家禁毒办相关负责人解析2016中国禁毒形势
  • 女司机光脚开车上高速公路撞护栏车头面目全非
  • 证明深处,助学贷款管理上学路
  • · 公共充电桩利用率不足15%: 运营商盈利模式待解
  • 【2016记忆】那些惠及你我的公安改革关键词
  • 阳气奶有个最佳的人体段,你没给养生断错吧?
  • 体验照亮“找铀”路——访城市北京光影北京院现实薛之谦项目与深部找矿混合研发混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