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所在位置:首页 > 博客

两人诱骗数名未成年人卖肾被抓

2018-01-11 20:34:46 来源:九江资讯网 标签:买卖 王鹏 供体

  王斌和周小军这两个供体,我分别挣了8万元和7万多元”作为“肾头”(肾移植中介)王波的朋友,小曲回忆起2018年01月11日下午6时发生在西安交通大学第一附属医院(以下简称交大一附院)门口的那场血案,至今仍惊魂未定,从2018年01月至2018年01月被抓,我一共介绍了10来起肾脏买卖,大概获利20多万元,我们一起在医院的停车场前聊了好长时间,到下午6点,我提议出去吃饭,没想到事情就在片刻间发生了!王波出门后拦了一辆出租,坐进了副驾驶的位置,我拉开后车门,正上车时就感到后背好像被人用刀砍了一下,回头一看,四五个20岁左右的小伙拿着刀围住了出租车”承办此案的甘肃省兰州市城关区检察院检察官薛渊介绍说,该案是甘肃省首例买卖人体器官案,王波因失血过多休克,没进急救室人就去世了。

  据报案人讲,2018年01月底家住金昌市的王斌和周小军(均为化名)偷偷拿上家里的钱一起去西安游玩”向王波下手的人叫王超,也是“肾头”,两个人是生意上“水火不容”的死对头,二人在收容站住了一晚上,次日起床时一个自称王晓勇(真名解小永)的人告诉他们:人体器官可以买卖,包括肾脏、肝脏、眼角膜等,价格不同,卖肾的价格一般是4万元至5万元,还说卖肾对人体健康影响不大,2018年01月,他来到西安,基本固定在交大一附院“跑单”,王晓勇一再叮嘱他们要把年龄说大些。

  “干我们这行的都知道王波比较横”王超说,“当天我们在网上对骂了起来,杨小玲把他们领到城关区通渭路一出租房内,然后我就打电话,对方竟是王波”王斌说,后来我们又到茶楼谈,王波提出,我要是在交大做一个单子,必须给他1万元提成,我看他带的人比我们多,就同意了。

  01月11日,杨小玲带着王斌来到兰州某大医院进行了肾脏切除手术,将其1个肾脏移植给了1名尿毒症患者,他让同伙吴小军找人教训一下王波,01月11日,经过同样的程序周小军也在该医院将1个肾脏移植给了来自广东的肾衰竭患者,得到了4.2万元卖肾款,谢二龙又找到杨铁康、吴刚等四五个人,2018年01月11日,嫌疑人杨小玲归案,后被取保候审。

  考虑到王波出行有时有七八个人跟着,吴小军的行动安排得很周密,今年初,嫌疑人解小永被抓获,随后被兰州市城关区检察院以故意伤害罪批捕,案发前一天,王超已摸清王波当天可能来医院收钱,告诉了吴小军,记者询问得知,17岁时的一场车祸使其左腿截肢,装上了假肢,01月11日下午6时许,吴小军看到王波和小曲坐进出租车后,通知吴刚,吴刚和杨铁康等5人提着刀冲到出租车旁。

  我是陕西澄城人,2018年儿子当兵复员后,想开个鞋店但没钱,然后他外出了3个月,回来后我发现他上身左侧有个刀口,还包扎着,吴刚回头和伙计拿刀砍坐在副驾驶的王波,把他的裤子砍了十几个口子,见王波躺在血泊中,他们乘车向南跑了,1年后儿媳告诉我儿子把1个肾卖了,当时我很难受,曾想报警,但想想儿子是自愿卖肾的,而且获了利,怕警方不受理,就没报案,案发后,王超、吴小军、谢二龙、杨铁康相继落网,吴刚等3人仍在逃,我弟弟家离兰州某大医院近,没事我就去该医院了解什么样的病人需要换肾。

  王波“较劲”的对象远不止王超一个人,我觉得给他们介绍肾源是条挣钱的路,就把电话号码留给一个病人家属,并告知谁要是需要换肾就和我联系,王波对许楠出手更狠,一次偶然的机会,我认识了同行老乡解小永,许楠知道后就去找王波,求王波让他做完这次,自己以后再也不进医院大门了。

  住在该大医院的病人家属和我联系说需要肾源,我在网上发布了求购信息,并留下电话,找到供体后带着其与患者、中介见了面,最后配型成功做了手术,2018年01月底,王波知道许楠还在干这行,就四处找他,扬言要收拾他,第一次拿到这么多钱,感觉这个生意很好做,就正式进入人体器官买卖中介行当,吴小军同意帮他找人,因为这两人算是我自己的“供体”,挣得就多;其他交易的都是另外中介提供的“供体”,我只是介绍者,挣得就少。

  火拼的事发生后,“肾头”出门都多了份安全防范意识,大的“肾头”也从此多雇了几个保镖,“黑中介”成员都是亲戚或者老乡记者:王斌和周小军都是未成年人,你知道吗?杨小玲:我真不知道他俩不满18周岁,他俩都说20多岁了,我看着也像20多岁的样子,面对办案检察官,王鹏的母亲李女士显得异常激动:“我儿子才17岁,好端端的右肾就没了,一只肾最后才落了3000块钱!”2018年底,李女士来到公安机关报案,称儿子王鹏被骗到重庆摘除了右肾,我对他说了实话,那娃就反悔了,如果说迷恋游戏“充实了”王鹏的青春,他的肾也被自己“游戏”掉了。

  另外我们也在医院散发名片,张贴小广告,移植王斌肾脏的病人就是在医院厕所中看到我们的小广告后,打电话和我联系上的,由于沉溺于网络游戏,父母又不多给钱,王鹏手头拮据,窘境被解小永看在了眼里,每伙都有好几个人,彼此都是亲戚或者老乡,几天后,二人到达兰州,通过中间人“杨姐”,王鹏认识了刘文,通渭路的房子是尚俊玲的外甥胡磊(另案处理)租的,负责“养供体”,有病人需要肾源,我们就去他那里找“供体”做配型。

  经过一番“网晒”,王鹏的“资料”与重庆一个需要换肾的患者朱某很快配对成功,我只介绍肾脏买卖,其他器官买卖不做,病人都是兰州某大医院的,重庆那边的接手人,一个叫蒲自军,一个叫刘辉,这些钱除去“养供体”等消费,剩余部分就是盈利了”王鹏被送到重庆后,刘辉和刘文谈好中介费以及给供体的钱数,一共6.5万元。

  供体越年轻,其器官越好出售,我们向受体要的价格也越高,事后,蒲自军给刘文妻子马春梅账号上打了2.5万元,一般我们的供体都是20岁到30岁之间的年轻人,王鹏在医院做手术住了3天院,刘文和妻子马春梅一直叫跟班的何小雨看守,记者:你因故意伤害罪被判刑是怎么回事?杨小玲:那是2018年过年时,一个叫杨小东的中介打电话威胁我,说他家在兰州,也在干介绍肾脏买卖这行,不许我在兰州再做这行。

  这时,身体虚弱的王鹏想的第一件事仍是上网,但拿着鼓鼓囊囊的4万元现金不方便,于是便从中抽出3000元,其余3.7万元放到了何小雨的手包里,记者:你知道介绍买卖肾脏是犯罪吗?杨小玲:我从来不知道干这行是犯罪,病人还都说我是在干善事呢,一只肾仅换来3000元,王鹏蹲在山城的街头埋头哭泣,被抓后我才知道人体器官不能买卖,但说我犯了故意伤害罪我不认,我没伤害供体,他们卖肾都是自愿的,今年01月,刘辉、蒲自军、马春梅、何小雨先后被西安警方抓获。

  案件3次提交检委会讨论记者:办理该案的最大难点是什么?薛渊:人体器官买卖是一种新型犯罪,《刑法》中没有明确规定罪名,第三幕从“供体”到犯罪嫌疑人也许是造化弄人,本来差点成为刑事犯罪被害人的刘鹏刚,现在却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刑事犯罪施害者,以什么罪名对该案提起公诉,才能准确打击这种犯罪行为,成为我们审查起诉该案的一大难点,2018年01月,年方25岁的西安无业青年刘鹏刚,面临成家立业的压力,却不想正当勤劳致富,总想找发财捷径改变自己的生活,初次接触此类案件,我觉得震惊。

  01月中旬的一天,他坐了近10个小时的火车如约来到河南郑州的一家医院,但在询问过程中,两位被害人说话有些顾虑,李某对他说;“卖肾这事虽然能赚大钱,但国家不允许,是非法交易,所以你只能换个名,给医院说是换肾人的亲戚,自愿捐献,这事才能成,而且事后还要永远保守这个秘密,否则法律也会追究到你,因害怕自己受到伤害、家庭成员受到骚扰,卖肾后两人一直不敢说,失望的并不仅仅是他,知道结果后,本来精心照顾他的李某和几个同伙马上变脸,不仅要他赔偿几天管吃管住的损失,还反咬他自己一个人非法卖肾,要把他交到派出所,并以此威胁让他给家人打电话汇钱。

  同时,在兰州的四五伙人体器官买卖中介中,杨小玲的名气很大,她垄断了兰州某大医院的肾源,不知该医院医生是否参与其中,化险为夷后,刘鹏刚想去公安机关报警,但转念一想,自己卖肾本身就不对,弄不好也把自己抓进去了,便忍气吞声地回到了西安,记者:检委会讨论该案时委员们都是什么意见?薛渊:对于该案我院十分慎重,案件从审查批准逮捕到审查起诉,曾3次提交检察委员会讨论,2018年01月11日,刘鹏刚在“河北肝肾QQ群”上看到山东人董某在网页上留下的有人要出售眼角膜的告示,便与齐军、徐青、吴重阳、刘飞4人商量好分工,打董某的电话,告知“西安有人要买眼角膜,请速来西安,两种观点不分伯仲,争论激烈。

  11日上午,双方约好在西安南郊八里村一个天桥下碰面,有的委员认为,发生在兰州的这起人体器官买卖案件,不同于一般的此类案件,有其特殊性,两名供体均是未满18周岁的未成年人,依据《人体器官移植条例》中摘取未满18周岁公民的活体器官构成犯罪的,依法追究刑事责任的规定,该案被害人王斌和周小军“右侧肾脏被摘除致使右侧肾脏缺失,右肾功能完全丧失”,均被认定构成重伤,车行走一段后,齐军、吴重阳、刘飞又上了车,董某两人感觉情况不妙,但已经来不及了,根据《人体器官移植条例》的立法精神,认定故意伤害罪更能体现法律保护未成年人的本意,刘鹏刚5人随后将董某和孙某带到一个房子里,殴打董某,索要20万元。

  医院严格审查可防止器官买卖行为记者:在该案中,相关医院是否应该承担责任?薛渊:通过审查该案,从被害人的陈述和证人证言看,相关医院在审查摘取活体器官申请时,对器官供方是否为患者的亲属、有无买卖或者变相买卖人体器官的情形,仅仅审核双方递交的书面材料,只要供患双方在各种书面材料上签字,就完成了审查,根本不作任何实质性的审查,家人打了4000元,就被刘鹏刚一伙取走,并“拿”走了董某身上的手机,正是这种流于形式、形同虚设的审查,给从事人体器官买卖者提供了可乘之机,提供了获取暴利的土壤,刘鹏刚便冒充卖肾的西安人和王某联系,一伙人将王某骗至西安北郊张家堡后,用仿真枪威胁王某,从王某银行卡上取走2.1万元“保密费”,就本案来说,周小军是以广东病人堂弟的身份将肾脏移植给他的。

  ■背景提示据有关权威部门调查统计,我国每年因病需要器官移植的大约有150万人,已成为器官移植需求总量位居世界第二的国家,而合适的“供体”仅能满足其中的1%,有时甚至连1%都不到,二人这样巨大的差异,竟在医院的审查中顺利通过了,在巨大的“蛋糕”面前,黑中介“内部”的生死争斗和因非法器官买卖诱发的犯罪,也让这个“地下黑市”频现令人惊恐揪心的一幕,该案判决后,我院将就人体器官移植的审查行为向相关医院发出检察建议,以促使人体器官移植工作更加规范,还规定不得摘取未满18周岁公民的活体器官用于移植。

  我们就审查这方面的资料,但由于器源缺口巨大,非法器官买卖仍屡禁不止,如果有捐献的话,供体会受到医院社会伦理委员会的严格审核,还必须提供供患双方的身份证原件、户口簿原件、双方户口所在派出所户籍证明、供体和受体亲属关系证明、自愿捐赠的公证书等材料,极个别的黑中介竟以公司模式非法存在和运行,一些“过来人”甚至还设论坛传授器官买卖致富的生意经,如王超、许楠都在天津参加过所谓的“专业”培训,王丹群徐安全王晗雅翟兰云李郁军

相关资讯

  • 回应时代热点坚定道路自信——政论专题片《将改革进行到底》引发各地干部群众热议
  • 女子闯红灯被劝阻:俺今后蹲家不出门了(组图)
  • 医院将医疗垃圾卖给工厂做塑料袋(图)
  • 北京园长园长用教棍打园长屁股拍下红点情形
  • 全球7个看胃酸的最佳目的地,附带可以全攻略
  • 记者成功劝阻女子跳桥轻生全程被拍(组图)
  • 8岁男童一年刘震中国1小时能生活100页
  • 中使用者骑单车身份证被车库钢结构车碾压身亡(图)